心脏短命患者

我永远喜欢埃米!!!!!!埃米是世界的钻石!!!啊啊啊埃米真可爱风萧萧兮易水寒埃米为什么这么可爱啊啊啊【自抱自泣】【泣不成声】【抱头痛哭】【语无伦次】

我和我弟的经历。。。。
啊,埃米真美好,可爱,想亲亲抱抱举高高[?

【我最后一次哭泣,是对我最后一次的无能为力】
好长时间之前就想画的一个梗.....
高三最后一个长假......
我想把所有的梗都画出来
然后......〒▽〒成为一个能自己产粮的人
最后表白一个太太
啊....羞耻艾特 @凹凸苒
啊,太太,你真美【?????
告白一下
感谢太太们
我觉得再不表白就没有机会了
祝太太乐【??????
言语无法表达出我的心情.....
丑丑的画
辣太太眼了对不起〒▽〒
最后......
为苒哥打call!!!【擦眼泪】【?????】
【我有一个梦想】
【花样为太太们打call】

安哥和艾比灵魂交换。。。。
哈哈哈哈。。。。。
我丑丑的画风呦.........〒▽〒
唾弃自己
高三最后一次长假期的放纵
辣眼预警
。。。。。。。我好像撞梗了
对不起我真的没有看到
。。。。。。。
我是看到别的灵魂互换梗觉得很有趣想起来的
我之前真的没有看到
http://zheng095.lofter.com/post/1cc69e4b_11452ce5
这个是安艾向。。。。

前一段时间对凹凸朝思暮想思之如狂
梗井喷
这一段时间
大纲都忘干净了。。。

想到一个梗
齐木和心美灵魂互换
艾比和安米修灵魂互换
我要写

正义的伙伴

女人的哭喊声透过熊熊火海,雷狮面无表情的扔掉手中手中的火把。
带有尖顶的黄金陨落,原先亮的照人的房子一片灰暗,只剩灰尘,死亡,浓雾和绝望。
啊,那个女人终于不用再哭了。他想。
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凌乱嘈杂,乱哄哄成一片焦急的虚伪。
真恶心。
他慢慢的走回去,周围是跑动的人群。
其中混杂这一个棕色的身影。
雷狮意义不明的嗤笑一声。
有意义吗,安迷修。

雷狮经常看着那个女人跪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哭,就像只疯狗,有时那个女人会把仇恨转移到他身上。她掐着他的脖子,包含恨意却不敢用力,用嘶哑的声音大叫:“为什么你换不来他,为什么那个女人要跟我抢!”
雷狮冷漠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他也曾听见在下面皇帝专属的寝室里,有不同的女人,用不同的声线,糜烂的尖叫。
整个走廊都充斥着令人难以忍受的,浓浓的,类似石楠花香气的骚味。
他注意到一个小男孩就在味道罪魁祸首的那个门前坐着.........不是坐着,他把头埋入膝盖,努力的想把自己缩成一团。
身体微微发抖。
旁边是一群碍于这边的味道与声音只敢远远站着却不忘私语与嘲笑这边。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令人厌烦,
令人恶心。

雷狮猛然就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作为第三个皇子,他被灌输的理论只有“完美”与“讨好陛下”。
他战战兢兢地活着,生怕哪天出了错误,连累母亲。
直到有一天,他参加一个皇室狩猎。
他第一次,得了第二名。
父亲从始至终都没有再看他一眼。
其他人那里断断碎碎地发出窃笑。
“不要被别人瞧不起”
母亲说
“你是最优秀的皇子”
父亲说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受了打击与侮辱。
他闷闷不乐地回到房间,却发现自己房间里有人。
他想扑过去痛哭,他觉得自己回到了自己的归宿。
但是那个女人呵斥他,辱骂他,责备他。
“你这个废物”
“我生你养你这么辛苦,这个就是你给我的结果?”
“我还不如不生你”
雷狮一瞬间就明白过来,母亲在外面受到了同样的炫耀与嘲笑。
他楞楞地看着母亲,一瞬间,心理某个角落忽然天崩地塌。
这是雷狮成年之前最后一次哭泣。
从此,他就放弃了所有的期待 。

“你是叫卡米尔是吧。”雷狮的声音带着笑,非常温和。
那个小小的一团剧烈地抖了一下,不知是惊吓,还是恐惧,还是怨恨。
【自从雷狮被从王座上赶下来,他就再也没有朋友了】
【嘲笑他的,疏离他的,背弃他的】
【能算做朋友吗】
雷狮想
“我需要一个朋友。”
他向远处走去。
“谁是女仆长。”
【他从未发现,自己已经孤独了这么久】
【说他利用也好,说他卑鄙也好】
【注定为王,就必须要有一个绝对忠诚的朋友】
【我将登上王座,而你将用你的头颅与鲜血为我铺路】
他笑吟吟地将刀刃从女仆长胸口拔出。
“好了,剩下的就只有消灭人证了。”
“没关系的。”
“门已经锁死了。”
那扇门里面女人正在尖叫,门外同样也是尖叫。
雷狮心里对比了一下,觉得这个轻松了不少。
毕竟贵族中少爷居多,力气大,逃起来也不好抓。
【我很孤独?】
【好啊,没关系】
【我不在乎】
从此,黑夜成为雷狮最喜欢的时期,大海成为他最喜爱的景观。
沉默而包容,张扬而凝重。
“你叫卡米尔是吗?”
少年笑着问道,檫了檫脸上的血,费力地向外面云水

脑洞梗概

坚持这样的正义有意义吗,安米修。
雷狮如是想着。
从他很小的时候就在想。
我的父亲不需要我,他需要一个完美的继承人。
我的母亲不需要我,她只需要一个与皇室的纽带。
我活着,为这个腐败的世界,到底有什么意义。
我想逃出去。
而你,安米修,
却想要做这个王室的骑士。
这样的正义,有什么意义。
教养?礼仪?我不需要。
好好活下去的前提永远是活下去。
我遵从自己的欲望。
肮脏,原始,而应人快意的欲望。
保护弱者?那是你的垃圾理念。
为什么不快乐放纵自己呢。呵,安米修。
你个傻子。